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br她左手提着小铁桶节能

2020-10-02 来源:

白天。

她左手提着小铁桶,右手拿着刷子,在县委、政府、市政广场那几条街道上转悠。铁桶是用0.75的铁皮敲成的,不大,小巧玲珑而又精致非常。她细碎的脚步走动的时候,铁桶里的涂料便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在市政广场中央的雕塑前,她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尊名为《母亲》的雕塑,端庄慈爱的母亲坦露着丰腴的 在给孩子喂奶。现在,母亲的胸脯上被喷上一条办证的号码。那一长串号码像黑色的锁链横亘在两个 之间,胡喷者匠心独运,用最后那个0套住了母亲右边的 ,显得刺目而又张扬。

她脸红了一下,暗地里骂了声“不是东西”。刷子在桶里蘸上涂料,用浓稠的乳白压住了那一长串号码。她知道,要不了多久,这种特制的涂料便会和“母亲”融为一个整体,看不出什么了。

今天,她已转了八条街,覆盖了近百条这样的小广告。这是她分管的地段。主管局长不止一次告诫过她,县委、政府和市政广场是人员稠密的地方,如果有一条小广告没有刷掉,她将被扣去当天的工资。她不想挨扣,那20块钱不是工资,是母亲的医药费,是她的房租,是菜钱,米粮钱。

八条街刷下来,街灯也就亮了,城里人享受过热腾腾的饭菜,坐在电视机前欣赏电视节目时,她提着小铁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租屋。瓶里的开水是早上灌的,泡出来的方便面半软不硬,大口吞咽下去,腿一伸,躺倒睡了。睡前她还忘不了骂一阵胡喷们:这些人,应该逮住一个枪毙一个!

夜晚。

草草吃过晚饭,他站在街边上看城里女人。看到接近11点,街上渐渐没了人,他知道自己该出动了。从床下拿出喷壶,灌满了墨色的化学溶液。这是他挣钱的装备,从喷壶小嘴里喷出的线状体,涂到墙上,两毛钱就到手了。他一晚上可以喷100条小广告,可以挣到20块钱。他往喷壶里加足了气,按动手柄,试过喷射力,他满意地笑了。按照老板分工,他的活动区域是县委、政府和市政广场一带。

这碗饭他已吃了两年,修练得技艺娴熟,动作轻灵,手过之处,一条条的小广告便蛇一样附着在墙上。他专拣白天刷过的地方喷,那里白,醒目,招人眼雾霾现象存在已久球。喷一条,他在心里默念一声两毛,再喷一条,再念一声两毛。当夜任务完成,他对着墙上的杰作偷偷笑了,他想,够那个提着小桶疲于奔命的傻逼娘们忙一阵子了。我喷你盖,你盖我喷,两人像在玩游戏,一种旷日持久无休无止的游戏。

她和他终于见面了。

那天晚上,下班后啃了两个剩馒头,喝下去一肚子冷水。11点钟多点,她肚子疼得厉害,强挣着到附近的小诊所拿药。路过市政广场,她看到了正胡喷得起劲的他,她大吼一声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口说,走,跟我到派出所去!他扭回头,笑了,暗夜里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他说,是你?她一楞,说,我不认识你。他说,可我认识你,清除小广告的。她仍余怒未息,说,你们这些人也太不讲公德了,害得我们……他截断她,说,害你?你不要弄错了,是我们给了你饭吃。他接着问,你家有电脑吗?她说没有,我个临时工哪来的电脑?他说,你想想啊,如果没有电脑病毒,那些研究防毒软件的人吃什么?

不知怎么的,两个人就谈上了恋爱,搬到一起去住。这是一对十分奇特的组合:一个上夜班,一个上白班,一个晚上胡喷,一个白天去刷。

日子慢悠悠的过着,慢悠悠之中,他就病倒了,吊了三天水,又吃了三天药才见轻,可他还是浑身无力,干不了活。陡然间县城靓丽起来了,靓丽的县城便不再需要她了。辞退她的那天晚上,她很伤心,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工作。他抚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别怕,我会让你上班的。说着,他从床下拿出喷壶上街去了。

第二天中午,城管找到她的租屋,说,你现在就去上班,还负责县委、政府和市政广场那一块。

共 14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样看似荒诞的故事,看完之后更多的是心痛和感慨。在我们的生活中此类事情比比皆是。她,最后终于又有了一份工作,倒让我有了一种五味杂陈的情感,为了在西医学院尚有一年才毕业。这个工作,他们付出的是什么?唉,这是社会的悲哀,底层的艰难,一切蕴藏在千丝万缕盘根交错的腐败颓废和低俗之中。字里行间充满着深沉的思考,这中底层的苦难究竟谁之过?这篇文章很好的揭示了当今社会存在的弊病,荒诞与辛辣同在,倾情推荐!【:嫣然盼晨曦】

东营治疗白癫风医院
颧骨整形
周口看白癜风的医院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