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神尊无极第二百五十八章差距不是问题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尊无极 第二百五十八章 差距不是问题

别看金阳一见面就恨不得指着古靖天鼻子破口大骂,可实际上几天不见还怪想他的,可自那天把经过盒子补全的功法连同四颗青龙拓神丹一起甩给他后,那老家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四哥,你师父那老东西最近在干什么,我好长时间都没再见过他。”

斜靠在凉亭柱子上的金阳无聊之下冲这郑成随口问道。

“我说金阳你以后能不能在别一张口就老东西,老东西的叫我师父。”

发泄完不满后,郑成这才脸色一变喜滋滋的又说道:“我师父他老人家最近正在闭关参研本宗心法,他说了,我是他的关门弟子,等他有所得第一个就都传给我。”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拿着我给他的功法找地方偷偷摸摸的练去了。”

金阳夸张的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模样。

郑成不满的撇了撇嘴道:“我说金阳,你以后说话不要这么刻薄好不好,其实我师父他老人家也挺不容易的。”

“哎呦喂,我说这才几天功夫你就分不清里外人了是不!”

金阳酸溜溜的话反倒让郑成来了脾气,他理直气壮地嚷道:“我当然分的清,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你……”

说到这的时候,郑成忽然发现金阳的脸臭了下来,赶忙一个大转弯的赔笑道:“你自然是我亲亲的兄弟对不。”

“哼!”

金阳像是满意的哼了一声后,就指着又一次从小院门口晃过的极道沧海说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一早上都在人眼皮子底下晃悠八回了,可就是不进来。”

“哎,说起沧海长老,他这次可真的有难了,我师兄他们吹牛吹过了头,结果麻烦却落在了他的身上。”

作为裂天王宗宗主的师弟,郑成的消息可比金阳要灵通了许多,可提到极道沧海,他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摇着头一脸同情的叹息道。

“哦,怎么回事快说说,我就喜欢听你们裂天王宗倒霉的事。”

郑成恨恨的瞪了金阳一眼,这才慢慢地讲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为了抵消天照灵宗举宗叛逃至龙云王宗带来的负面影响,裂天王宗果断的对外宣称,龙云王宗宗主闻人博艺倚为左膀右臂的左膀,号称龙云王宗终极战力的铁无极命丧极道沧海之手。

果然这个消息一经发出,整个南灵界震动,裂天王宗的声威顿时大涨,天照灵宗举宗叛离带来的阴影当然也随之一扫而空。

原本其实挺好的,铁无极反正是真的死了,这一点从他留存在龙云王宗的命灯已经熄灭就能够得到证实。

不管是被极道沧海带着人给围攻而死,还是被他下绊子给坑死,死了就是死了,闻人博艺也已经准备认了,谁叫他先接受了天照灵宗,而后又贪心不足的想要截杀极道沧海劫持金阳呢,如今倒好,极道沧海没杀了,金阳也没劫持到,反倒是痛失了一个铁无极。

可事情坏就坏在古俊美和段玉成他们的手里,为了扩大裂天王宗的影响力,强化裂天王宗在南灵界的声势,古俊美他们竟然头脑一热又一次对外宣布,其实铁无极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被极道沧海给斩杀的,并大肆为极道沧海造势。

不料这一下可算是彻底地激怒了闻人博艺,你他妈的人被你们给坑死我也就认了,埋汰人又算是怎么回事,极道沧海那鸟样能独自斩杀铁无极?

好,他既然这么有本事,我就让我的右臂铜无心向他发出挑战,两人一对一的来场生死大战。

不但闻人博艺做出如此反应,就连南灵界的许多英雄豪杰也不乐意了,纷纷向极道沧海发出挑战书,光就这短短的几天时间,极道沧海就接输了本赛季唯一一个主场比赛。”朱煜明则拿国安与恒大对比到了不下上百封挑战书,而且这上百位英雄豪杰一致强烈要求,他们挑战的时间必须安排在铜无心和极道沧海决斗之前。

郑成的话惊得金阳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他大张着嘴道:“我去,南灵界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多实力比铁无极强而且又充满正义感的英雄。”

“铁无极真要还活着这上百个家伙就算是捆在一起也不够也是公司不断提升客户化的服务能力他收拾的,而且他们和正义感也一点都靠不上边,就是一群想出名想疯了的疯子。”

郑成的话让金阳很是纳闷,他一脸奇怪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低头沉吟了一会,郑成又像是悲哀又像是无奈的说道:“极道沧海作为裂天王宗的外事长老,南灵界有许多人都熟悉他,对他的战力大致也都能估摸出来,这些家伙非要抢在他和铜无心决斗前挑战他是为了扬名立万。”

“哦,我明白了,挑战又不是决斗,即便是他们败了,大不了抱拳说个佩服就能开溜,可万一要是运气好挑翻了极道沧海,那以后可就有了足够吹牛的本钱,这买卖确实划算,不过一般情况干这种事的人要非常非常的不要脸才行。”

“谁说不是呢,更可气的是有许多赌档已经开出了一百比一的盘口,赌极道沧海在铜无心手里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听说最大的幕后庄家就是青莲王宗。”

“那就不能找个借口一推了之?”

“不行,挑战可以不理会,决斗却不能拒绝。”

极道沧海一直以来给金阳的感觉还算不错,再加上郑成在一旁说的可怜,他不由的就同情起了极道沧海,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冲着郑成说道:“你去把他叫进来吧,这已经是晃了第九次了,眼晕!”

就几天不见,极道沧海显得整个人都不好,站在那里期期艾艾了半天,才像是猛地下了决心一样,冲着金阳深施一礼道:“先生,这次和铜无心之战沧海绝无生还的可能,为宗门捐躯我无话可说,只是有一件心事我却放不下来,还请先生能够助我。”

“哦,什么事是让你放不下的,说来听听。”

金阳面色平静,饶有兴趣的问道。

极道沧海涨红着脸,鼓足勇气道:“寻灵珠和炼神洗魂丹都是先生亲手炼制的,您用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打住。”

不等极道沧海把话说完,金阳就一个蹦子跳的老高,抬手打断他道:“寻找随如风的转世真身为他炼神洗魂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这么艰巨的任务我可抗不下来,你还是自己目前国内传统家装行业市场规模已超过5万亿去完成吧!”

“既然先生不愿帮忙,那在下这就告退。”

见金阳不愿意出手相助,极道沧海只能满怀失望的想要转只有从用户着手才能真正突围而出身离去,可他突然一下反应了过来,猛的又一个大转身,哆嗦着嘴唇,不可置信的盯着金阳颤声问道:“先生是说让我自己去完成,这么说您有办法让我在决斗中活下来?”

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上,其实谁都不想死,有句话说的好,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能活下来,极道沧海当然不想去死。

金阳紧皱眉头,鄙夷的瞥了极道沧海一眼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也就只有这点出息,单就是活下来?裂天王宗的脸面还要不要了,随如风的仇不报了吗?”

“先生你不知道,那铜无心和铁无极不一样,他……”

极道沧海刚打算张口辩解,就又被金阳摆手打断,他霸气的说了一句,“没什么不一样的,在我看来死人都一样。”

金阳的话不但没让极道沧海的精神为之一振,相反他一脸灰敗的说道:“先生,决战之前如果铜无心被暗杀,那裂天王宗的声誉就会一落万丈,这个法子绝不可取。”

“我去,你怎么会有暗杀这么龌龊的想法,一对一的干掉他不好吗!”

金阳的话不但让极道沧海如遭雷击,怔怔的愣在原地,就连一旁的郑成也大张着嘴道:“这不可能,他俩的差距太大。”

金阳很有趣的看了一眼郑成和极道沧海后笑道:“差距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拉平差距。”

“你有办法?”

“小事一桩。”

风轻云淡的挥手打发掉郑成,金阳转头冲着极道沧海问道:“你和铜无心的决战定在哪一天?”

“七天以后。”

极道沧海有些忐忑的回道。

金阳略微的一思索就摸着下巴冲郑成说道:“七天时间有点紧,我们得抓紧,我这就去开一张清单,你去拿给你那个便宜师兄,让他最迟今晚就把清单上的材料备齐。”

“你这嘴……”

郑成只说了半句就摇着头看着极道沧海苦笑。

就在这时金阳又突然像是显摆的说道:“可惜时间太紧,要是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能让你堂堂正正的打的铜无心满地找牙。”

“吹,使劲吹,反正我们又不会笑话你的。”

终于抓到了金阳的短脚,郑成那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话说的虽然不重,但说话时的表情却让金阳有一种很想冲过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先生,郑成师弟是无心,您消消气别和他一般见识。”

眼见金阳有暴走的迹象,极道沧海急忙上前打着圆场,这位爷现在可不敢惹,真要是给惹急了一撒手,他极道沧海哭都没地方哭去。

好不容易才喘匀了气,金阳极度鄙夷的瞥了一眼郑成道:“你懂什么,要换了别人我还不敢夸这海口,但是他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兰州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唐山治疗男科不孕不育哪家好
贵阳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