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我从凡间来一百三十二章荒幸福节能

2020-10-02 来源:

我从凡间来 一百三十二章 荒幸福

不待许易回复,孔启那边便中断了联系。

孔启的腔调和态度变了,许易能清晰地察觉出来。

他知道非是孔启对自己有了看法,而是孔启自己的地位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即便是许易没有过多地关注金丹学府的消息,但不可避免的,金丹学府名额掀起的热度,还是灼到了他。

连远在宗门的赤火真人,都知道一个金丹学府的名额,已经突破百万元丹之巨。

这是何等可怖的热量。

金丹学会的火热,在预料之中,许易只是没想到金丹会能将自己和各大势力的结合,调理得如此成功。

金丹会华丽转身,成功站到了台前,似孔启那般的老牌传教者,鸡犬升天,也在情理之中。

故妻贵易友,这是常理,何况他许某人并算不上孔启的朋友。

孔启眼光高了,不再重视他,这也是人之常情。

行将离开,但广龙堂的这一摊子,他必须料理妥当。

如今,广龙堂已经成了他的根据地,大本营,轻易丢弃不得。

当下,许易唤来了荒祖,告知他自己即将远离,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回归广龙堂的消息,并嘱咐由他代为镇守广龙堂。

听此消息,荒祖只觉晴天霹雳。

噗通,他跪倒在地,哭告起来,“公子,不知老卢做错了什么,若公子不满意,任凭责罚,老卢绝无怨言,只是恳求公子千万带上老卢,纵使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一直以来,荒祖跟着许易,罪没多遭,福却没少享。

以往他华西都市报讯(李鑫)昨天一下午每一步晋级,都如挣命一般,现如今,端端茶,跑跑腿,修为就晋级了。

他已经完全确准了,许易就是神龙、凤凰,他这辈子别的无须管,只要做这头神龙、凤凰身上的一粒微尘,攀龙鳞,附凤翼,同样能够扶摇九霄。

如今许易一说要走,等若是神龙摆尾,要将他这粒微尘抖落下身来。

这在荒祖看来,和要他的老命还要来得残忍。

“号丧什么,又不是不回来,广龙堂是我的大本营,我要离开,自然要安排得力人选控制局面,对了,我看你淬体也差不多完成了,别的都不说了,是时候让你老荒也成就灵根了,记得……哎,哎……”

许易话没说完,咕嘟一声,荒祖闷头就倒,许易惊呆了。

荒祖在苏醒过来时,躺在地上死活不起身,双眼直钩盯着许易,“公,公子,您,您说什么,灵,灵根,我,我成灵……根……”

许易才一点头,荒祖又昏死过去。

直到第二日,荒祖才终于确信了许易的话,他跪在许易身前,取出鲜血,用血禁之术宣誓,“此生效忠公子,若有二心,人神共弃,来自中国、美国、波兰、韩国、南非和马来西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领袖及妇女代表出席。新华社发(王大玮摄)天雷诛灭。”

其实,许易再三阻止他这无聊举动,毕竟有血炼之契在,再弄血禁之誓,纯属多余。

但荒祖实在太激动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感激,死活要行血誓。

三日后,一脸疲惫的许易走出炼房,第四日,荒祖行出炼房,来到许易房前,恭恭敬敬跪拜在地,口呼道,“公子再造之恩,三生三世也难报答。”

许易行出门来,扫了荒祖一眼,知道他已凝练灵根完毕,摆摆手道,“你我之间,何必说这些,帮我守好广龙堂就是了,”

说着,又将一枚玉珏与他,“上面是一套功法,具体的详要,我已经帮你写明了,好生修习。”

许易帮助荒祖提升修为,感情成分有,但很淡薄,更多的是希望他走后的这段日子,荒祖能有强大的实力,镇住广龙堂。

为此,他消耗一颗黑源珠,也算值得。

毕竟,如今的广龙堂是一头真正的现金奶牛,他万万不肯舍弃。

其实,许易也想过将晏姿唤出,帮她也成就灵根,转念一想,此举非晏姿之福,毕竟,晏姿如今在千幻宗颇得重用,一旦晏姿依仗外面的力量,成就灵根,怕就弄巧成拙了。

荒祖虽知许易提拔他成为灵根的用意,依旧感激涕零,这会儿,许易赐下功法,他又伏地痛哭。

许易摆摆手,“行了,你赶紧帮我备点货,我此番动身,元丹,药草之类的,你多多备了,我有大用。”

荒祖领命,便即下去奔忙,临及午时,荒祖来见许易,交付两枚储物手环。

许易神念侵入,吃了一惊,“竟有这么多,怎么回事?”

他虽甩手不管广龙堂,但大方向上,却始终把控,按他的推算,是不可能有这许多元丹和丹材的。

荒祖道,“公子不必疑惑,生意只有越做越大,岂会越做越缩,市面上的元丹丹材又涨了,咱们的拍会也越来越火爆,现在挣的几乎是独一家的钱,势头岂能不好。”

许易含笑点头,“如此最好,对了,有两件事,你须得注意,其一,我离开的事不要声张,就说我在闭关,不管多久,就说我闭关就是了,反正有大阵警卫,没人进得去。”

荒祖点头道,“老卢省得,若是没公子镇压,说不定那些宵小之辈,又要冒出头了。”

许易道,“第二桩,你帮我打听吟秋的消息,若有消息不得轻举妄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荒祖小心记了。

这日晚间,一个斗篷人借着夜色,来到了庆兴城中的一家经营传送阵的商会。

在约定时间的最后那天,许易赶来了一家唤作景轩的茶楼,按照徽章中说的,他换了一身白衣,手持一柄黑色纸扇,在最高层楼坐了。

不多时,便有一位黑衣中年踏上楼来,看了他一眼,调头朝楼下行去,许易紧随其后。

黑衣中年将他引进一家商会,指着一间雅室的大门,传音道,“你到里间稍事休息,今夜子时我来接你。”说着,便转身离开。

既来之,则安之,许易干脆在雅间的软塌上躺了,不知睡了多久,心中一掉,猛地睁开眼来。

便在这时,他所在雅间的房门被推开了。

却是他新修出的感知之妙,发挥了警兆作用。

“走吧。”

黑衣中年传音罢,转身又去了。

许易只好跟上,他早知道金丹会今非昔比,却没想到已经高傲到了这等地步。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先声药业
称赞中医智慧!印尼国会为新冠患者提供藿香正气口服液等中国广泛使用的中药
筋骨痛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