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十界主宰第七十六章逆转节能

2020-10-19 来源:

十界主宰 第七十六章 逆转

他声音刚刚落下,血刀猛然一甩,以开山劈海之势,朝着叶飞当头罩来。于此同时,那血龙法相也是咆哮一声,携着凛凛威势,张开血盆大口,扑腾向叶飞。

整片阵法的威势尽数凝于魏狂刀和血龙身上,四周武师凝结出小无相阵都无法抗衡,单单叶飞一人,如何抵挡?

叶二爷等人皆是一脸寒颤,盯着叶飞的方向,微微有些可惜。叶家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天才,居然就此陨灭,他们有心出手,可惜根本无力为之。

在他等人心中,叶飞施展玄妙莫测的手段,化用血煞浮屠阵阵法威势,出人意料地凝聚出血龙虚影。原本是还施彼身的克敌妙法,只是此番已经被魏狂刀掌控。甚至凝聚出了血龙法相,大涨血煞浮屠阵威势。

这可以说是叶飞班门弄斧,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可惜!可笑!

然而此刻的叶飞,却是一脸的平静,从炫光幻镜中出来之后,未曾有过的平静。

“血龙功残忍血腥,看似进境是快,但是隐患太大,当日书院内我就告诫你了,没想到你自己还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他本无意杀人。即使算上拓跋昊天这老贼和自己的杀身之恨,他也未曾迁怒圣武殿堂任何一人。只是这魏狂刀一而再再而三找自己麻烦,今日甚至口出狂言,要诛杀叶家满门。

他可已经认同了自己身为叶家子弟的身份了,岂会任由人放肆?

魏狂刀满脸讥嘲,直以为叶飞被吓傻了。血龙法相他也是第一次凝结,往日里甚至连血龙血影都很难凝聚而出。今日的他,是前所未有的巅峰。

“哼哼!狂妄无知!”他大笑一声,手中血刀轰然挥下,眼看着叶飞就要被劈为两半。

就在这时,那紧随其后的血龙却是一个摆尾,赫然朝着魏狂刀撕咬而去。

“啊!这是怎么回事?血龙法相怎么会失控?”

魏狂刀面色大变,身后诡异噬力缠聚周身,他内心陡然间生出了惊惧之感,一丝死亡危机缠绕心头。

他再也顾不得眼前叶飞,身形一转,手中血刀威势一个翻转,朝着血龙轰砸而去。

“轰!”

惊天爆响声传荡而开,更有无边煞气激荡纵横。血煞浮屠阵赫然崩碎,但是其上威势却是未曾消散,朝着魏狂刀以及血龙围聚而来。

准确地说,是被这一人一兽席卷而去。

“该死!血煞浮屠,听我号令!”魏狂刀逃过一劫,眉宇间没有丝毫庆幸,郁闷到了极致。明明自己凝聚出的血龙法相,为何会失控,居然攻击自己。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飞,毕竟刚才对方借助阵法威势凝聚出了血龙虚影。只是他感知得清清楚楚,血龙法相和叶飞没有半分联系。甚至这东西浑浑噩噩,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不应该听从自己号令才是吗?

“飞少!怎么回事?这血龙怎么突然失控了?”

叶山行鬼影飘荡而来,面色狐疑一片。突然的变故,应该和叶飞有关,但是他却看不出叶飞在哪里动了手脚。

叶二爷也是面色古怪,原本以为叶家今日在劫难逃,但是此刻看来,似乎又有转机。

“狂刀大人,叶飞可是邪魔外道,今日必须死!”

大长老狗急跳墙,在这等时刻,居然还没看清楚形势。此时还把不切实际的幻想寄托在对方身上,实在是可悲可叹。

只是此刻的魏狂刀,自顾不暇,根本没空理他。

“该死!血煞浮屠阵崩碎,这血龙法相怎么还不消散?”

前一刻还寄予厚望,以之为依靠仰仗,妄言杀尽叶家族人,一个不留,此番却是成了他的绊脚石。

血刀开合,血龙嘶吼。一人一兽战在了一块,煞气缭绕,血海翻卷。整个阵法威势都攒聚在这片空间,互相争夺起来。

叶飞见得这般情景,微然一笑,对着一旁的叶山行道:“你看看这印符,是不是很是眼熟?”

他轻轻一挥手,血龙周身鳞片翻卷,一道道符印钻了出来,彼此连成一片,化为一道阵势。

叶山行微微一愣,旋即恍然起来,想起了三日前叶飞召唤出那火焰兽影的事情来,当时也是这种印诀。

“山行大叔,这印诀有什么问题吗?”叶二爷一脸古怪,这些符印不是之前叶飞操控血煞浮屠阵,凝聚血龙虚影的手段嘛!和眼前这般场面又有什么关系?

“该死!果然是你小子捣得鬼,我说血龙法相怎么会出问题!”魏狂刀一面和血龙争斗,争夺阵法威势,一方面却是分神叶飞这里。

弄清楚了缘由,他不怒反笑,猖狂大叫道:“血龙法相我是掌控不了,但是我血煞浮屠阵可不是只有这般威严!”

他声音一落,手中血刀猛然一挥,脱手朝着血龙罩去,身形却是退到血甲卫士身边,大袖一挥,一道血海钻出,居然冲着四周血甲卫士卷去。

转眼间,百余道血甲卫士身影消散,齐齐没入这血海之中。翻卷奔腾间,一道道甲胄浮现其内朦胧一片,哪里还有血甲卫士的身影。

“居然逼我使出了这一招,你们叶家足以自傲了!”

叶飞眉头一皱,嘴里却是轻声念叨:“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幕好久了!”

他声音一落,整个纵身而起,朝着那血海奔腾而去。

他一手掐着印诀,另一手却是猛然一抖,一道血色胸甲浮现而出,其上斑驳一片。正是当日书院内魏狂刀败走,叶飞趁乱抢下的那片胸甲。

“这是……”魏狂刀一看到那胸甲,面色大变,耳边不由得响起当年传自己神功阵法那位大人的话语。

“甲在阵在,甲灭阵亡!血龙战甲丢失之日,便是你灭亡之时!”

他不由得一阵恐慌,血海奔腾的威对于蜘蛛来说这个站就是个空壳势不减,但是他内心已然没了信心。

叶飞纵跃而来,周身根本没有多少气力,至少在武王眼中算不得什么。但是魏狂刀好似看到了绝世杀神,居然不战而走,甚至连血海也顾不得操控。

“你今日来此,就已经注定灭亡的结局!”

叶飞厉声一喝,说中血甲推卷而出,一道威势爆发,赫然勾动血海内百余具甲胄,化为一片阵势,将魏狂刀笼罩其中,一瞬间镇压其身。

就这般还没完,他手中印诀激荡入虚空,那血龙法相也舞动而来,一道道荒印爆闪,毫无意识的血龙,却是从一个死物化为贪婪凶兽,钻入了血海中。

“不要!你不能杀我,我是圣殿裁决所巨头,殿主之下第一人!”魏狂刀丝毫抵抗之心也生不出,周遭尽是诡异噬力,吞噬他周身血煞真气。无可奈何之下,却是说出这等可笑言语来。

“嗷呜!”

血龙舞动,印诀流转。整片血海内的煞气,尽数被血龙法相吞噬。魏狂刀气息渐渐衰弱下来。

荒印本就有吞噬之能,加上这血龙法相,两相联合,哪里是魏狂刀可以抵挡的。

片刻间,阵势消散,只剩得一只血龙法相,以及法相下,魏狂刀一脸死灰的呆滞面容。

“他这气息,难道已经废了?”

叶二爷感知到魏狂刀空荡荡的周身,一脸难以置信,惊诧道。

“哼!还没废,就差一步了!”叶飞轻哼一声,淡淡道:“血龙功充分发挥党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霸道卓绝,魏狂刀借助活人精血修炼,使得这血龙法相更是霸道,他操控不得,如今这幅样子,咎由自取!”

众人脸色皆是难看无比,听叶飞的言语,好似对方是自寻死路,和他无关。但是那印诀分明就是叶飞设下的,说魏狂刀折在自己手里,大意出乌龙,谁也不相信的。

叶飞自然没心思考虑四周人想法,走到那气势凛冽,血煞漫卷的血龙身下,一把拎起魏狂刀,凌空一甩。

“这老东西犯我叶家威严,是你来还是我来?”

叶二爷闻声大震,魏狂刀居然已经跌落自己身前,好似一条死狗,哪还有半分圣武殿堂的大人物气势。而“罪魁祸首”的叶飞,此刻却是目光灼灼,只盯得他心里发毛。

魏狂刀可是圣殿大人物,那殿主之下第一人。今日在叶家搅弄风波,他内心虽想将对方千刀万剐,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

“叶飞!魏狂刀杀不得,也废不得!圣武殿堂何等势力,要是招惹了他,天下之大,再没有我叶家族人立足之处!”

叶二爷经过这些事情,对叶飞已经没什么恨意了,反而很是欣赏对方。此番耐着性子,苦口婆心道。

叶飞眉头一皱,一脸失望,“算了,原想给你个机会,振振我叶家家风,也提升一下你这族长威严。既然你心有顾忌,还是我来吧!”

他话音一落,单手一翻,就要朝着对方额头拍去。魏狂刀的血煞真气被血龙法相吞噬,此刻也就是个寻常老头,哪里挡得住开碑裂石的武师一掌?

“慢着!”

就在此时,一道疾呼声响起,旋即从角落处走出一众人,叶家剩余几位长老都在内,还有四道气势不凡的黑衣人,齐齐都是武王修为。

腰间盘突出的症状
医药资讯
2岁孩子不爱吃饭怎么办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