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意念成魔第九十七章嫉妒节能

2020-10-26 来源:

意念成魔 第九十七章 :嫉妒

时间:

墨凌与风绫络将昏迷了的浔仇救走之后,安静的林间空地上清风吹过,半空一阵扭曲,下一瞬便是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

“佛家禁忌之法?”

出现的中年美妇,一双丹凤眼扫过被紫色焰火烧成虚空的一小片天际,淡若平湖的脸色泛起涟漪。

这中年美妇身着月白色纱衣,那一丝成熟的风韵,格外诱人,丰满曲线的身躯当真是多一分则过丰,减一分则过瘦的良好平衡。想来她年轻时,一定曾经风靡整个修真界。

她仔细打量了一眼被战斗破坏的有些面目非的林间,旋即望向墨凌一行人消失的地方,喃喃道:“一个偏僻小镇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招数,莫非是有仙人来过?”

中年美妇眉角一拧,还是有些想不明白,随后袖袍一抖,周身空间曲折波动,整个人便是瞬间消失……

巨印武馆,一处优雅的别院。

在那一座阁楼上,风绫络手托香腮地倚着栏杆坐着,眼睛紧盯着人阁所在的方向,美目中掠过一抹复杂而迷离的神采。

“浔仇那小家伙,这次还真是伤的不轻,不过倒也是便宜他了,有人一天到晚地往那里跑,又送疗伤的又送好吃的,看得我这当师父的,都是羡慕嫉妒啊……”身后突然有着笑声传来,风绫络偏过头看了风天霸一眼,却是未曾答话。

“唉,可怜我宝贝徒弟,单相思可真是太辛苦了。”风天霸叹道。

“师父,您这是胡说什么呢!”风绫络俏脸一红,恼羞成怒的道。

风天霸得意一笑,旋即奈的道:“看,还不承认,那你脸红作何解释,跟师父都不讲实话,那以后师父怎么帮你?”

“帮我?呵。”风绫络瞪眼一笑,脸色有些苦闷地道:“您老人家啥时想当媒人,也不一定非得拿您徒弟练手啊。”

风天霸阴笑反问:“什么媒人,我说要给你提亲了吗?”

“你!哼,懒得理你!”少女顿时俏脸大红。

“唉,喜欢人家为什么不讲出来呢?”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宝贝徒弟这般模样,风天霸上前也是坐在栏杆上,好奇地问道。

“只是有些好感,算不上喜欢。”

风绫络明媚一笑,慵懒的伸着懒腰,衣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她笑着道:“而且现在这世上那么多青年才俊,凭我的样貌,还怕找不到如意郎君。”少女故意放松语气,只是听在老人耳朵里,却是感受到了传自少女内心的一抹苦涩之意。

“这世上青年才俊的确是多,不过要像那小子一样出色的,还真是很难找到,起码咱们柳湖镇这么多年来,要买断了Itera剩余49%股份。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计划在2020年之前说起来能同他相比的,也只有长风了。”风天霸想了想,认真的道:“而且,你还能再等二十年吗?”

“那可不一定哦。”风绫络嫣然笑道:“喜欢我的都能把咱们的广场站满了,说不定哪天我就看上谁了,再说回来,指不定下一次选拔弟子,便又会来一个牛人,我不就有机会了。”

风天霸一笑,道:“那也说不定,万一人家也是已经心有所属了呢?”

听了老头子的话,风绫络面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旋即咬了咬红唇,美目泛起微红的苦涩。

风天霸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师父老糊涂了,乱说话,没有别的意思。”

风绫络点了点头,声音低低地道,伤感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生怜意:“他的事情我都知道。”

<决定了他们有时间、有能力去从事副业p>风天霸一愣,反问道:“你知道什么?”

“章灵惜。”少女一咬红唇,三字轻吐出口,风天霸不由叹了口气。

见老人一脸尴尬,风绫络强作笑颜,轻声道:“师父放心,我没事的,不过章灵惜的事情我倒是有些好奇,您能给我讲一些吗?”

风天霸一怔,未料到少女会问出这个问题,也是奈地摇摇头:“我也仅是知道一点点而已,你若想知道详细一些,还是去找何馥婉了解情况吧,她与浔仇一起从开平帝国逃出来,应该知道一些细节。”

风绫络随即站起身来,顺着阁楼木阶便要下去。

“你现在就去找她吗?”

“不,我去看看浔仇醒了没有。”风绫络向后摆了摆手,旋即便是速冲人阁跑去。

“唉……”

望着少女急切的脚步,风天霸奈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徒弟真是长大了,有一天也会把一个男孩子这样记挂在心里面。

……

来到人阁之后,风绫络径直奔向浔仇的卧房,这些天她常来探望浔仇,送些疗伤丹药或是吃的,甚至没有什么特别事情,也愿意多过来看一看。

起初,这件事还在人阁中闹了不少风波,弟子们见她总是来探望浔仇,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加深了误会,记得当时面对人阁众弟子们满怀深意的目光,风绫络也是红着俏脸,有些说不出话来,不过日子久了,便也习惯了。

毕竟在少女心里,浔仇是为她而受伤的,即便是少年的初衷并非如此,但她也愿意在心里头这样自欺欺人地想。

来到浔仇的卧室,一身弟子装的段灵儿正在床边照顾他,今天的段灵儿穿着一身淡色的黄衫衣,可能是今天没有修炼的原因,一头黑亮的秀发没有扎起来,而是随意地披散在两肩,收腰的带子却是勾勒出来少女的性感线条,凝望着少年的一双大眼睛,入神而有光泽。

“咳咳。”望着床边的黄衫少女,风绫络心里竟是一瞬间升起一股名怒火,赶忙咳嗽了两声,将少女‘含情脉脉’的视线打断。

段灵儿急忙站起身来,转身见到风绫络后急忙招呼道:“师姐,你来了。”

“嗯。”风绫络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弯下身子细心地给浔仇掖了掖被角,声音这次变得出奇温柔。

“怎么样,他还没有醒过来吗?”

“没有,”段灵儿摇了摇头,苦着的小脸也是悲戚戚地,看得风绫络胸中堵得难受,这家伙受伤,你跟着这样难过是何道理。

“这两天有人来没有?”

段灵儿见大小姐脸色不好看,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她,向后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地道:“来的都是武馆长辈,众弟子中除了人阁的弟子们之外,慕云逸与何姑娘也曾来过。”

风绫络耳根一抖,追问道:“何姑娘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下午。”段灵儿解释道,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昨日阁主看了浔仇的身体,说他今日便能苏醒,当时何姑娘也在场,想必今天下午还会再来一趟。”

“哦……”风绫络的眼睛眨了眨,古灵精怪的大眼睛里泛着狡黠的光芒。

早便听师父说过,何馥婉自进入武馆后一直闭关修炼,即便是阁中众位长辈想见她一见也是相当困难,结果现在倒好,浔仇一受伤,她三天两头地往这里跑,果然是之间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好,那本小姐今天就在这里等你,当面找你问个清楚!”

风绫络心里冷哼一声,这一刻竟将矛头指向同自己仅是一面之缘的何馥婉,前后变化倒真是体现出了一句至理名言:嫉妒,当真是女人要不得的东西!

宝宝不爱吃饭是怎么回事
儿童健脾胃中成药大全
宝宝受凉了吃什么好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