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神葬八荒第章万剑悲鸣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葬八荒 第278章:万剑悲鸣

“特么的,竟然敢骗我,啊啊啊,,你光爷爷生气啦,”光见到邪云的举动,当即脸上红一阵青一阵,枉他自认为是荒古宗的王牌,竟然被这样低等的骗术给蒙蔽了双眼,只要一想到自己畏畏缩缩的摸样,他便感到一阵羞燥,

“气死我了,”光突然仰天长啸了一声,随后光之奥义顿时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一时间,光线穿插之间,带走了一条又一条的性命,见到这一幕,金不换的脸色大变,口中忽然发出了一道惊天怒吼,

“兔崽子,我要灭了你,”金不换仰天长啸,随后身子猛地朝光的方向暴掠而去,但就在半路上,赤却率先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

“滚开,你个小混蛋,”金不换见到拦在眼前的赤,顿时心火上涌,就是因为这小子,局面才会变得这般被动,自己等人明明有蜕变境的实力,却连天元境巅峰的力量都爆发不出來,这样的憋屈感,想想都令人发狂,

“你们好可恶,竟然把我束缚在这里,本小姐生气啦,”就在赤和金不换的战斗一触即发的同时,那被锁灵天束缚住的诗儿突然娇声怒喝道,

“弟弟妹妹们,给我杀了这群扰乱剑谷安宁的家伙,”诗儿那双湛蓝的眼睛忽然一亮,旋即爆射出一道惊人的蓝色光束,

紧接着,这道光束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飞掠到天际,就像是某种特殊的信号一样,见到这一幕,金不换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來,当即转过头对着锁灵天里的诗儿怒喝道:“都被束缚住了,还不老实,”

然而,金不换的声音刚刚落下,他的脸色便悚然一变,只见周围的地面寸寸龟裂,从其间缝隙中,飞出一把把寒光凛然的宝剑,与此同时,一股股惊人的剑气,顷刻间弥漫了整片空间,察觉到变化,金不换及其幻灭成员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不好,我们低估了器灵之力,作战计划变更,现出原形,全力对付器灵,”金不换蓦然从口中传出一道惊天爆吼,随后也不再与赤纠缠,转身朝少女的方向爆射而去,而在其身形行进的同时,他的肉身却一点点干瘪了下去,一股实质般的黑气,缓缓溢了出來,

“嘎吱嘎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乍然响起,赤的目光一凝,却见不远处的金不换身形大变,他原本的身体已经彻底干瘪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宛若兽人般健壮的身躯,额头上,一颗红色的菱形宝石镶嵌其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目光朝下移动,却见他粗长的眉毛下面,带有一双血色双瞳,不仅如此,赤还发现,就连他的双耳、双手都变得尖利无比,看起來像是千年妖怪一般,

“凶魔本体,”

赤的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时隔多年,他再一次看见了凶魔肆虐的身影,无数的长老舍生忘死,虚元宗一朝被灭的场景不断地在他的眼前回荡着,他本來以为,时间会减缓那份仇恨,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那份仇恨不仅沒有减缓,反而愈加浓重,

如果不是凶魔肆虐,那么他现在还可以安安稳稳地在虚元宗修炼,可以一起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闹,一起修炼,一起度过那令人羡慕的时光,只要一想到,大宗虚元被灭的场景,赤就无法冷静,

“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阻止你们,”赤口中传出一道爆吼声,旋即只见他的血瞳中,爬上了一股令人心897颤的浓重杀机,便在赤那道爆吼声传出的同时,金不换却已然來到了诗儿的面前,那尖利的双手中,出现了一把剑笛,

“就算是变成了原形,也依旧不能失去风度,谁叫我乃是太古凶魔的后裔,”金不换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口中传出一道阴冷的话语,

“好好听我的笛子,一定会让你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金不换双眼微眯,额头上的菱形宝石忽然闪烁了几下,旋即一道血色纹路忽然遍布他整个面庞,手指一动,他手中的剑笛在身前划出了一道玄奥的轨迹,飘渺的笛音顿时缓缓传出,

笛音虽然飘渺无定,却夹带了凌厉的锋芒,一股股金色中夹带黑色的锋芒之气从七道笛孔中激射而出,在金不换头顶凝聚起來,

与此同时,从金不换身上,蓦然传出传出一道冰寒之力,迅速地在其身前汇聚成一只百丈高的异兽,浓郁的蛮荒之气顷刻间散发出來,令周围的一干人等脸色大变,

“不好实际上,它们化为原形之后,实力能够发挥出无上秘境容许的最强状态,大家暂且先退到一边啊,”见到这一幕,赤龙锋剑劈开一名强者后,蓦然大吼了一声,不过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几道人影却被打飞了出去,

“我说,小赤你要说也要早点说啊,”光龇牙咧嘴地吼了一声,旋即一道重重地落地声响起,却是他身体砸地的声音,

“嘿嘿,你们这群小崽子,等我把这器灵收服了之后再來好好对付你们,乖乖地在一边看着吧,”金不换嘿嘿地笑了一声,随后那双血瞳骤然一凝,似乎向眼前的寒冰异兽发出了什么命令,

“嗷吼,,”

便在这一刻,那头异兽仰天嘶吼,一圈充斥着浓重寒气的音浪扩散开來,恐怖的音浪如同九天轰雷,震人心肺,一圈圈的白色涟漪,骤然扩散开來,带起一股足以将灵魂冻裂的寒气,

然而,面对这样的攻击,不等少女开口,那汇聚起來的成千上百柄神剑,忽然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剑吟声,无穷的音浪汇聚,伴随着无尽的金色锋芒,蓦然在少女面前凝成了一柄千丈大小的金黑色巨剑,

空间破碎,恐怖的剑啸声带着斩裂天地的威势瞬间将那头异兽镇压,它根本沒有丝毫抵挡之力,便被那无形音剑击得彻底爆碎,连一点渣滓都不曾存在,

见状,金不换的面色一变,旋即身形急动,也就在这时,他手中的剑笛蓦地发出了一声呜咽的笛鸣,恐怖的如水的音浪从每一道笛孔中蜂拥而出,伴随着的,是淡金色的锋芒之气,

与此同时,道道冰寒的剑气从剑笛上激射而出,玄冰之气伴随着那无穷音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啊啊啊,好难受的感觉,”诗儿突然捂住了耳朵,口中忽然传出了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而在其话音落下的同时,只见一道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指间缓缓滴落,看起來令人揪心,

“吟,,”

在少女受伤的那一刻,在其身前的千丈巨剑忽然发出一道悲鸣,紧接着,好像起了连锁反应一样,在巨剑周围的所有神剑都颤抖了起來,一时间,无数恐怖的剑啸蓦然传遍了整片剑她出门办点事谷,

我的头发曾经是金黄与浅粉红的。到底这是‘往事只能回味’还是‘往事不堪回首’?”遭外界怀疑是暗指已成过去式的“宥棋恋”。 “万剑悲鸣,”赤望着眼前一幕,心中的震惊已经无可复加,

“哼,任你如何装神弄鬼,也绝对无法挣脱锁灵天的禁锢,所以……给我死來吧,”金不换冷笑一声,旋即剑笛的声音一变,传出道道恐怖的杀伐之音,不过,那万千神剑这刻好像愤怒了一般,传出的剑啸竟将那杀伐之音压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金不换的脸色一变,旋即在众多视线之中,双手竟然在胸前捏动印结,便在这时,赤的视线骤然一凝,差点惊呼出声:“什么时候,凶魔竟然变得这般难缠了,”

“锁灵天,灵变,”在金不换声音落下的同时,整个剑谷内忽然狂风大起,而那锁灵天亦是迎风直涨,须臾间便涨到了千张方圆,瞬间将那成千上万的神剑都给包裹了进去,

“弟弟妹妹们,”诗儿目光一动,急切地娇喝道,

便在此刻,无数凄厉的剑鸣声响起,那扩大到千丈的锁灵天上,一层乌黑的流光急速闪动,同时伴随着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瞬间传遍了整个剑谷,在那乌黑流光穿梭之时,巨中的神剑突然神光尽失,

“吟,,”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却见那成千上万的神剑竟噗倏倏地掉落了下來,剑身之上顿时遍布锈迹,见到这一幕,少女那双湛蓝的眼睛上,顿时布满了晶莹的泪水,

“小水,小木,小火……”少女大声娇喝,身子不断挣扎起來,晃得锁灵天不断震动,见状,金不换眼中神光一闪,骤然大吼道:“还请天大人,助在下一臂之力,擒拿圣山器灵,”

“啊啊啊,,你们伤害了我的弟弟妹妹们,我饶不了你们,”诗儿那双布满水汽的湛蓝色双眼逐渐变得冰寒,旋即不着寸缕的玉足忽然朝前一踏,一股浩大无边的威压顷刻间从四面八方暴涌而來,

一时间,幻灭成员中,除了金不换之外,所有人都如遭雷击,甚至一些比较弱小的凶魔在这股威压下,彻底化成了飞灰,见到这一幕,金不换心头狂跳,沉声怒喝了一声:“巨大人,还不快出手收了她,”

话音落下,却见那锁灵天凌空张开,原本金光灿灿的巨,顷刻间变得漆黑如墨,与此同时,上面黑芒闪动,一道乌光射出,顿时在虚空中凝出了一名邪异的青年身形,

这青年一身漆黑长衫,乌黑的发丝微微卷曲,整个人身上透露着一股妖异的气息,见到青年的那刻,少女的神情顿时呆滞,口中难以置信的低喃道:“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和我一样的生命体,”

南宁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上海阴道炎
重庆早泄哪家好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