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神煌第五一四章毁灭龙丹求推荐求月票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煌 第五一四章 毁灭龙丹(求推荐求月票)

第五一四章毁灭龙丹(求推荐求月票)

“原来是他,居然是封印在第三龙殿——”

宗守心中顿时微沉,知晓敖坤所言之意**(《》这枚龙丹,只怕多半不是敖坤所有

其实这也早在意料之中,之所以取来,只是抱万分之一的消而已

微微一叹,宗守神情,便有恢复了正常

“难道敖兄,认得这枚龙丹的主人?”

“确实知道!”

敖坤点了点头,毫无半分沮丧,只唏嘘感叹着言道:“同被列为孽龙,也同是神境,我与他可是差的远了此人当初被封蝇乃是想要在九种真龙之外再创一种真龙血脉,号称是毁灭巨龙☆后更只差一步,就可成功可惜就在这一步前,被龙族诸多强者,联手擒拿我敖坤却只是因情所困,杀孽太盛,把一位至境彻底惹恼之故境界高下有别,敖坤实在及不上他万一——”

又笑着朝宗守道:“这龙丹我是无用,若是强行融合,这一生再无法进入圣境不过里面含有不少毁灭法则,若落在灵境仙境的强者手中,却是至宝!”

宗守皱了皱眉,毁灭法则,与绝yù的大绝灭剑,倒是走的同一条路子

若是这龙丹,能够让人领悟这毁灭法则,那么此物还真是至宝

也未怎么细思,宗守又将一个小瓶,放在身前,打开瓶塞之后,此处立时间灵雾氤氲,

“元蕴jīng泉?第三龙殿之中,居然还有这宝贝?”

敖坤见状也是讶然,接着又摇了摇头道:“这元蕴jīng泉若用来恢复伤势,是一等一的灵物可对我重新凝丹,却是并无用处”

宗守面sè,顿时一黯,略觉惭愧如此说来,自己在这第三龙殿,可说是毫无所得

反倒是敖坤,神情泰然的安慰道:“殿下此番心意,敖坤多谢了!其实无妨,我敖坤千万年都等过来,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距离灵cháo,还有七年无论是重新聚丹,还是寻到我龙丹真正封印之处,总会有办法——”

一边说着,一边在宗守扫望着周身:“倒是你,怎么减少了这许多寿命?你名既入玄命金册,岁数也不过十六,寿元当有两千载才是!嗯?这是太初之气?”

宗原弱水都是悚然动容,愕然望过来≮守寿命无多之事,他们还是首次得知

宗守闻言却笑了笑,这才想起,自己名字上了玄命金册≠元可增一倍,那观界仪上,消耗的寿命不是九百四十载,而是整整一千八百八十年的寿命

“龙殿之中,宗守曾有幸观一界之开,睹太初之景代价就是这一千八百载寿命!也不知是盖祸——”

那敖坤一怔,眸子里微透异sè也不知是yàn羡,还是在惋惜

“是盖祸,就看殿下能否在寿元耗尽之前,踏入仙境对我等而言,却是梦寐以求敖坤倒从不知晓,第三龙殿之中,可有机缘观太初之景只用了一千八百载寿命而已?这可真划算!”

又看了看宗守身前,正想说这次,宗守实在收获丰富却蓦地眼神一凝,定目注视在那枚yù珠之上

仔细辨认可一番,敖坤面上,竟是兴奋与忐我们也可以很快抽身出来忑夹杂竟是有些急不可耐的,探手一招,就把那枚yù珠,招到了手中

那外面的yù石外壳,直接被敖坤忽略≯中只有那最里面,几滴yù蓝sè的灵液

“太玄还丹液,居然真的是太玄还丹液!”

几声呢喃之后,敖坤随后竟是哈哈大笑

“不意我敖坤,居然还真有翻身之时,真有问鼎圣境之日明策啊明策,你当初为我判命说我若不降服那人,则必定身陨终生无望圣境可现在如何?”

赫然是音震苍空ˉ堂最新章节声不可抑,狂笑不止

宗守一怔,然后就以古怪的目光,看着这敖坤

正心里暗忖,这一位莫非是已经疯了的时候敖坤却又突然止住了笑声,不过眸子里,依然是满含着jī动兴奋

“抱歉了!敖坤失态,只因这八千载以来,敖坤是第一次如此快意!”

宗守理解的点了点头,目光注视着敖坤手中那枚yù珠暗暗好奇,此物难道真能助敖坤,重聚龙丹?还有此人口中的明策,又到底是谁?

“此物名为液,其实却是仙丹中的一种不止是可助我这样的异类聚丹,对你们人类修士,同样有用,专用于治丹碎之伤♀太玄还丹液少了些,可加上这枚毁灭龙丹,元蕴jīng泉,却刚好可令我尽复旧伤至于明策,名唤明策上人,半道半佛,专喜忽悠人的一个老疯子你日后自然会认得他——”

随口解释了几句,敖坤又奇怪问道¥/T:“不知此物,殿下是从何处得来?”

宗守却默然不言,若有所思的,看着寒金虎背上的初雪

总不能跟这敖坤说,是这丫头,把那玄命金册的三张残页吞了下去,而后再吐了出来?

不过他如今,也大约知晓,这是怎么回事了

敖坤望着初雪,稍一凝思,便恍然道:“原来如此!还请殿下,代我谢你们苍生道那位长辈说我敖坤,感jī诸多因素导致美元指数出现反弹不尽大恩大德,难以言谢,日后但有所命,绝不推辞!”

宗守则是一阵苦笑,让初雪入梦的,到底是哪一位,他至今都不清楚,

敖坤却也没太在意此事,正想再说什么,却忽的眉眼一挑,看向了远方

“那两个叶家的nv娃,又回来了——”

宗守一愕,也注目望过去,却全无所见大抵知晓自己神念,与敖坤实在差得远来也就不再去看,沉yín着问道:“敖兄!这叶家,在云荒之时,难到很出名?”

“自然出名!是如雷贯耳!”

敖坤一笑,解释道:“你们这些妖族,都是以人身融合神兽血脉而这叶家先祖,却是感我龙族生存不易,子嗣艰难以龙身而主动融合人血,云荒时代,也曾令龙族震怒,差点也被封印只是如今看情形,此人后嗣,似乎处境也不怎么样”

宗守无语,忖道这一次,可算是知晓这叶家根底了

这叶家姐妹,确实是处境艰难不过其长辈应该还在,否则苍生道,也不会去费心,遣他来助这非霜非寒

“我与她们先祖,也有些jiāo情如今却不方便见这两个后辈,就先告辞”

敖坤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的,把那瓶元蕴jīng泉收起

正yù破空而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笑着回头

“忘了说!龙影那个老家伙,已然回来,就在十个世界外,旦夕可至说是凌云宗之事,你可放心出手”

宗守身形顿时定赚心中微暖,口里却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敖坤接着,又一笑道

“四十九日之后,敖坤因可再凝龙丹,踏足圣境⌒你之福,多半能掌握这毁灭之道那时亦可助你一臂之力!另据我所知,如今圣地之下,除七灵宗之外,大多都并无圣境尊者即便有,也不在我敖坤眼中,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便是——”

宗守仍旧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并不多言,

敖坤也不介意,忽然眼望远方道:“那边几十个宵鞋似在寻你可要我代你解决?”

宗守听到这句,目中才微透寒意接着又恢复平常,淡然一笑

“既然是宵鞋我宗守还不至于应付不在¤要劳动敖兄出手!”

敖坤顿时再次哈哈大笑,把空间撕裂

“既如此,那就别了!你此番所谋甚大,小心为上——”

声音落时,那被强行撕裂开空间就已经弥合,而敖坤的人影,也彻底消失

宗守神情默默的凝思,须臾之后就又心神一醒把那夜魔翼,随手丢给了弱水

其余几样东西,也都收起只把那金sè飞梭,放在自己的眼前

这果然是一个飞船,二阶的法宝≡加祭炼,就可催用,就不知速度如何

宗守屈指一弹,一滴jīng血渗入其内↓将一个个灵决打出祭炼,那边非霜非寒,却已经是回来了

竟是驾着一艘偌大的巨船,长足有三百丈,须臾间就已至近前,

叶非霜从船上跳下,而后是眉头一皱:“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方才望见那元始魔宗与道名宗的人,正在附近搜寻,估计再有半刻时间,就可到了”

又好奇四望:“我刚才有感到龙族气息,怎么不见了?”

叶非寒则直接跑到宗守身旁,拉着宗守手臂,焦急道:“守弟快逃!刚才在那边看到好几个灵武尊,还有真形境的灵师,很厉害的!快点走——”

宗守一乐,心中却是微微一暖♀两个nv孩,他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明明可以走脱,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偏偏要跑回来提醒

那叶非霜虽是xìng情差些,却也是个热心肠

“胡说!我宗守何时逃过?”

眉头一皱,宗守站起身,身躯淡然的,眺望着二nv的来处

正当叶非霜,以为这家伙,真傻到要与那两大宗mén硬拼之时

宗守却忽然头皮一阵发麻,忖道这人还真够多的凝思了一阵,便果断的把那手中金梭化开,膨胀开百丈余长

“罢了!孤如今暂时没心思理他们,不如先试试这辟魔神梭,到底如何——”

呼和浩特阴道炎哪家好
广州癫痫
天津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