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神门第一百三十七章同样的自信节能

2020-10-19 来源:

神门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样的自信

一个乡村穷生,一个连道堂都没有进过,一个才刚刚通过府试,一个连天照境都没有达到的人……

是双龙榜首?!

别说有人信了,就算是想,也没有人会去想过。

再反观池孤烟,天生的‘玄天道体’,四岁入道,五岁解开万物图,十岁登顶潜龙榜第一,十三岁以天照境巅峰的实力与南宫浩惊世一战。

那一战,整个大夏王朝都轰动了。

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便已经天才如斯,以后的成就会达到什么高度?

几乎没有人敢预计。

就连当今圣上都当场认定,池孤烟便是天道圣言所指的双龙榜首,惊世鬼才,因为,整个大夏王朝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过十三岁的天照境巅峰。

更何况,池孤烟出生神候府铁血世家,从小便研读兵书阵道,聪明绝顶,这不是惊世鬼才,又是什么?

两相对比,谁高谁低,根本就不需要去争论。

“我看这种没意义的约定……就不用比了!”池候笑完之后,明显放松了下来,心情愉悦了不少。

“就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啊……别说两年了,二十年都没希望的!”

一个个官员们听到池候的话,也立即附合道,更有着众青年才俊在一边对着方正直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

因为,就算是他们之中,也有着天照境的强者。

聚星?

在他们的眼中,那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人无信而不立,如果中途毁约,便失了信义,无论如何,既然方公子提及此事,我都会遵守约定,再等他两年!而这两年之内。我都不会与任何人再谈婚论嫁。还请父候能为我作主!”

池孤烟的声音不算太大,但是却让周围的所有议论全部安静了下来,因为,她的语气很认真。很坚定。

方正直听到这里,又看了看身边的池孤烟。一切的疑惑在这一刻突然全部解开,他终于明白池孤烟为什么愿意把自己搭进来了。

自己用池孤烟来抵挡四方的风雨。

而池孤烟也同样在用方正直来抵挡四方的风雨。

风雨虽然不同,但是。烦扰程度却相同。

任何一件事情,即使再不可思议。但一旦有了双方共赢的点,便变得合符情理了,就像是两方仇敌。本来相互厮杀,可突然来了第三个人。要一举灭掉两方。

那么这两方也会放弃前怨,一起迎击第三人。

这便是世事变幻。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如果池孤烟还在天道阁内。那自然不用担心有风雨的骚扰,可她出了天道阁,便等于一步重新踏入了红尘。

那么……

以池孤烟的家世和所处的位置,一般的权贵公子自然是不会在意,但是,如果是王候呢?又或者是皇子甚至是太子呢?

一入候门深似海,池孤烟虽然身份地位高贵,也同样避免不了为神候府的地位和将来考虑,她不可能把所有的王候世子,皇子太子全部得罪。

即使她是天之骄女。

但一样有她的苦,有她的怨。

方正直突然有些同情起池孤烟来,自己被她推向了高处,可池孤烟呢?却是从始至终都一直站在高处。

相濡以沫?

方正直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词不太合适,去特么的相濡以沫,自己的理想一直都是考完朝试后,再娶个又漂亮又温柔的老婆,最后,回家悠闲的过上一辈子。

这才是人生。

至于为什么要考道典考试,这就像一个人有着满腹经伦,总想到外面世界去显摆一下的感觉是一样的,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北山村的那些妹纸水灵是水灵。

可却总是缺少股子气质。

从小到大,每天看着她们流着鼻涕的样子,记忆实在太过深刻,当时的方正直心理年龄可是有二十多岁啊,那种感觉想想都奇怪。

就像你把一个婴儿养到十多岁,然后说一句,我要娶她。

方正直实在没法下这个手。

眼前的池孤烟不同,最少这八年时间都没有看到,所以,那种记忆便只停留在了某个深处的一瞬间。

勉强可以接受……

“我呸!”

方正直最终还是决定和池孤烟相敬如宾吧,当然了,如果对方坚持,他觉得还是可以收下当个暖床丫头,或者劈柴小妹什么的。

想到这里,方正直的嘴角也下意识的露出一副世人都懂的荡漾表情。

然后……

这副表情很自然的便落入到了池候的眼里。

铁血神候,征战沙场无数,掌控着北漠五府,方正直在想什么,池孤烟或者理解不了,可池候作为一个男人,一眼便看得很透彻。

然后池候就怒了。

他觉得一个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这已经不叫无耻,而叫无赖了,一个乡村的穷书生,有何德何能与自己的掌上明珠达成牵扯到婚姻大事的约定?

连想都不可以!

“方正直,本候在此立誓,如果你两年内不能光明正大的击败烟儿,我必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池候一边说的时候,手掌便在空中轻轻一捏,一道翠绿色的剑芒便被他捏在了手里。

那是一道一寸长的剑芒,锋利得连空气都有些颤抖,吞吐着无尽的寒意。

方正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而就在这个时候,池候的手指轻轻一弹。

手中的翠绿剑芒,便如同一把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一般脱手而出。

好高端,好大气的剑芒啊!

居然还能脱手?!

方正直这样想的时候,便看到剑芒正好落在了不远处一座假山之上,然后,一瞬间整个假山就发出一股强烈有震颤,紧接着,便有着无数道剑芒冲天而起,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完全爆开。

“轰!”

足足五米高的巨大假山,倾刻间全部化为了粉沫。

真正的粉沫……

方正直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如果要将石头一掌劈成粉沫,他现在也可以勉强做到,可是,他却做到这眼前这样的事情。

剑芒。

本就是万物之道。

但是,剑芒在脱手之后却还还能改变形态,蕴含着可以将石头化为粉沫的万物之道。

这是什么概念?

就像在万物之道中,再融入了一种万物之道。

有点夸张,但可以肯定的是,池候的实力,可以对自己造成秒杀。

池候一怒,北漠而惊。

方正直自然也惊了。

等一下……

剧情好像哪里不太对了啊?

不就是一个约定而已嘛,打不过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两年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

大家各不相欠。

这才是正常的剧情啊!

何必相爱相杀呢?

“候爷,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再商量一下!”方正直觉得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坐着等死。

两年内打败池孤烟?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一点……

“不用商量了,本候心意已决,在这两年内,本候会公示天下,将你当成我神候府的未来女婿一样对待,但是你,若敢对烟儿有一丝一毫的不敬,本候可等不了两年!”池候一摆手,示意自己心意已决。

“完全不需要当成未来女媚啊?这根本没有必要……”方正直觉得事情似乎越来越有些不受掌控了。

“难道你觉得本候的烟儿,是能随随便便与人定下有关婚姻的约定吗?无名无份,外界将如何看待烟儿!”池候再次怒了。

“这种细节我可以不在意的。”

“你倒是不在意了,可本候在意!”

“既然这样,那我有些话得说清楚,定亲的礼物我可没有,另外,还请候爷在公示天下的时候,麻烦说明清楚,我可不当上门女婿!”方正直想了想,还是有些事情得提前说清楚比较好。

“不当上门女婿?!难不成你还想烟儿将来嫁到你那个破山村不成?”池候自然是不在意什么礼物,只是这句不当上门女婿却是让他再次怒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圣人已经早有训斥,候爷为何还如此看不开?”方正直的表情在这一刻突然有些严肃。

“你……”池候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然后,很认真的看着方正直:“本候倒是很想看看,两年之后,你还能不能像今日这般洒脱的和本候讨价还价!”扩展阅读中的广告我做了模糊处理

“我觉得可以!”方正直的表情很认真。

感觉上就像在说一件极为普通和正常的事情一样,如果他说的不是这件事,或许没有人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池候的微微的愣了一下。

突然之间,他感觉方正直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熟悉的东西,就像自己第一次上战场一样,那个时候,五万蛮骑横立当前。

可他依旧漠视无草芥。

只因他足够自信,而现在……

在方正直的脸上,他看到了同样的自信。

只是,他想不明白,一个山村出来的穷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自己的女儿可是有着天道圣言的庇佑,难道方正直还能与天斗不成?(未完待续。)

舟山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宣城牛皮癣医院
6个月宝宝着凉拉肚子怎么办
友情链接
长春旅游网